热议:永远在减持的路上 浓眉大眼的药明康还有多少隐忧点?

发布时间:   来源:每日财报网

减持只是简单的“回家养老”?

文/每日财报 吕明侠


(资料图)

近日,CXO(医药外包)行业领军企业药明康德(603259.SH)实际控制人大手笔减持股份计划引起投资者重点关注,公司股价大幅震荡,6月13日近乎以逼近跌停的方式收盘。

对比来看,虽然国内CXO企业股东在年内也有披露减持计划,但尚没有实际控制人披露减持计划的先例,进一步预估,药明康德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计划也许会波及CXO相关概念股。

还需要指出的是,伴随着国内CXO行业的优势越来越弱,相关企业的人力成本将会逐年上升,直接导致企业毛利率逐年下滑,其中药明康德毛利率已从2017年的42%下滑至2021年的36.28%。

减持不是新鲜事

一直以来,作为面向全球市场的药企,药明康德可以说是非常懂得资本市场的运作。

早年间的2007年8月,公司就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,发行价为14美元/股,一度成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生物科技及医疗保健研发公司。可直到2014年,药明康德的市值仍然都不能突破三百亿大关,于是也激发了其开始“转换思路”。

《每日财报》梳理发现,自药明康德2015年私有化以后,随即就将公司整体“一分为三”。在2015年4月3日,药明康德分拆公司合全药业挂牌新三板,主要负责为跨国药企提供小分子药物中间体,原料药和制剂的CRO(生产研发外包)服务。

2017年1月,药明康德旗下子公司药明生物赴港上市,其定位为“开放式生物药技术平台”,主要提供生物药发现、开发及生产服务。

随后药明康德又于2017年3月,接受华泰联合证券辅导,计划登陆A股,并于2018年5月成功在A股上市。

凭借分拆操作,药明康德最直观的变化是,整体市值得到了迅速膨胀。其中仅药明康德、药明生物市值就很是夸张,分别约为2800亿元、2400亿元。

也是经此膨胀,药明康德的股东们就开始持续忙于减持。据统计,2019年7月2日至2021年9月30日,药明康德股东累计发生106次增减持行为,其中累计减持金额达326.1亿元。

直到近期的6月10日,药明康德再次发布《股东减持股份计划公告》,因自身资金需求,实控人相关方拟减持不超3%股份,按当日的收盘价计算,套现金额接近90亿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减持公告发布的前几天,药明康德释放了一则利好。其6月初发布“经营状况更新的公告”称,以目前在手订单情况为基础预测,其公司将在未来持续高速增长,预计2022年第二季度收入实现63%到65%的增长;公司继续对2022年全年实现收入增长65%到70%的目标充满信心。

所以毫无疑问,利好消息配合减持很难相信这两件事没有“良苦用心”的设计。

此外非常有意思的一幕是,前段时间,药明康德刚因股东私自未公布减持近30亿,被处以2亿元罚款而被推上舆论风口。

回到此次减持事件,网络上有传言称,药明康德董事长李革将要转让现有股权并辞去职务,到美国退休养老,但公司并没有予以公开回应。

走过高速增长期

《每日财报》了解到,其实药明康德并非是年内首家披露减持的CXO企业。

比如康龙化成1月26日公告称,因自身资金需求,股东深圳市信中康成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持股比例19.79%)、深圳市信中龙成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持股比例3.59%)拟分别减持股份数量不超过总股本的4%、2%。

到了4月29日,康龙化成股东天津君联闻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持股比例5.37%)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君联茂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持股比例0.41%)拟分别减持股份数量不超过1.86%、1.84%。

此外还有博腾股份,3月18日公告称,因自身资金安排,股东重庆两江新区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(持股比例14.51%)拟合计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1088.37万股,其中通过集中竞价、大宗交易减持的股份数量分别不超过1%、2%。

可虽然诸多CXO企业的股东在年内有着减持需求,但并没有看到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计划,而CXO龙头药明康德实际控制人的减持无疑会对CXO相关概念股造成一定冲击。

据中银证券报告指出,CXO行业内公司经过泡沫挤压估值进入再平衡时期,根据截至2022年6月1日股价与盈利预期,CXO行业内主要公司基于2022年盈利预期的预期市盈率在40倍左右。

此外,该报告还指出,若行业内主要公司2023-2025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%,则药明康德2022年对应的预期市盈率为33.62;30%、40%的复合增长率对应的预期市盈率均为33.62。

药明康德2021年年报显示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公司的营业总收入229.02亿元,同比增长38.5%;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0.97亿元,同比增长72.19%。从收入结构来看,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境外,为171亿元,其中来自欧美客户的收入占比近70%,美国客户占比为53%。

可见,对于药明康德而言,除了估值之外,更大的风险来自于外界。今年2月8日,药明生物两家子公司被列入美国商务未经核实名单(UVL),虽然药明康德发布澄清公告,并强调公司不在UVL名单中,但此后的股价能够看出投资者并不愿意买单。

此外,伴随着国内CXO行业的“工程师红利”优势越来越弱,相关企业的人力成本将会逐年上升。2017年至2021年,药明康德的直接人工成本增幅远远超过同期营业收入增幅,直接人工成本从初期17.16亿元增长至末期的64.14亿元,累计增幅273.78%,同期营业收入从77.65亿元增长至229.02亿元,累计增幅为194.94%,两者相差巨大。另外,直接人工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从38.24%增加至44%。

这也意味着,药明康德想要和多年前一样“躺平式”赚钱将会越来越难,这也是国内大多数CXO企业未来需要直面的难题,如何寻找新的出路也是行业需要探索的。至于此次药明康德实控人减持到底是“养老”还是暗藏深意,这还有待通过随后的发展验证。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   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
深度财经网  m.xxznews.com 版权所有

投稿投诉联系邮箱:8 8 6 2 3 9 [email protected]